战后日本人是怎么献媚麦克阿瑟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anntastic.com/,麦克阿瑟

盟军统帅部每天都会收到日本各地的信件,数量庞大到惊人的地步,大部分是写给最高统帅麦克阿瑟的。从1946年9月到1951年5月,美国翻译局就处理了441161封信件和明信片,写信者来自日本的各行各业,小部分是英语,绝大部分是用日语写的,内容都热情汹涌,充满感激之情。

麦克阿瑟从这些信中所获得的虚荣可想而知,大部分信的开头都是“神一般的慈祥”,“活着的救世主”这样的称呼,青森县的一位老人表示,他每天早晚都要膜拜麦克阿瑟的肖像,如同以往对天皇那样。

神户的一个地方文化协会制作了一幅日式风格的基督山上垂训图,画中的麦克阿瑟如天照大神般教育着日本人,该协会声称麦克阿瑟“有佛祖般的慈悲心肠”,用论语的名言形容他是“有朋自远方来”。

一位日本工匠从1946年11月起,穷三年精力在京都的下鸭神社为麦克阿瑟制造了完全手工的织锦和服和腰带,作为“七千万纯洁国民的心灵象征”,每一针都代表着一位日本人的敬意。

一、他在日本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麦克阿瑟主导的改革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商业等各个领域,铲除了日本的封建主义和军国主义残余,给了日本民众自由,

缔造了一个全新的日本,让日本和西方价值观接轨,让日本进入到现代文明时代,成为一个现代化的西式国家。直到现在,日本人仍然以西方国家自居,这和麦克阿瑟的改革是有很大关系的。

二、麦克阿瑟顶住压力,保留了日本的天皇制,保留了日本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日本天皇是日本人的精神信仰,麦克阿瑟的举动无疑让日本人非常感激。直到现在,天皇家族和日本民众仍然非常感激麦克阿瑟,天皇这个吉祥物在日本是非常有市场和影响力的。

三、麦克阿瑟为日本争取了巨额的援助和各种支持。战后的日本一片狼藉,经济严重倒退,百姓流离失所。在麦克阿瑟的斡旋下,美国政府向日本提供了350万吨粮食和20亿美元的援助,让日本人顺利渡过了危机,让无数的日本人避免饿死街头,也让日本人有了重新崛起的希望。

四、麦克阿瑟做的最伟大的一件事,就是他给了日本妇女选举权。他说:他相信日本妇女不会希望他们的丈夫和孩子上战场。麦克阿瑟的这一伟大决定大大推动了日本的民主进程,让日本成为了一个现代的民主国家。

展开全部,日本人曾经发誓要抓到的美国陆军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以盟军总司令的职务坐镇东京,成了所有日本人的太上皇,在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前,他只有两次离开东京,分别是故地重游马尼拉和访问汉城,他的主要精力全部用于旧日本的改造和重建。

麦克阿瑟在日本的活动非常规律,一天两次来往于美国大使馆到前日本第一生命保险大厦的盟军统帅部办公室,他从不与普通日本人打交道,只有16位日本人有幸与他交谈两次以上,这些人无一例外的是首相、大学校长之类的名流显贵。他领导着1500人的军人和文职官员组成的团队(到1948年增至3200人), 对日本当局发号施令,以便这些法令能够“触及每一个日本人,重塑他的思想感情和生活方式”,美国人组成小队,深入社区和一些民间组织,为甚至是家庭妇女的日本人提供美式公民教育,一些观察者形容,有时占领者表现出感人的理想主义和慷慨,他们分发巧克力和糖果,送不相识的人去医院,做好事不求回报,在狭窄的道路上相遇时,甚至会侧身让日本人先过。

当然也有令人不快的地方,普通的美国士兵也享受着最优越的待遇,他们在日本占据了最好的房子,有厨师、男仆和女仆,有花匠和洗衣女工,费用全由日本政府埋单,一到圣诞节到处张灯结彩,却只许悬挂星条旗。 1948年6月,横滨的一名男子就因为私自悬挂日本国旗被处拘役6个月。到处张贴的法令和通知都以“根据占领军的命令”开头,时刻提醒着日本人自己的战败者地位,有些日本人大概也想反抗,但驻扎在日本的近百万美国军队是这些法令的坚实后盾,没有人胆敢违抗。

麦克阿瑟几乎是按照自己个人意愿对日本进行强制的现代化改造,他摧毁了财阀体系,对教育系统进行改革,强迫杜鲁门为战后百业凋敝的日本提供粮食援助,让普通日本人在那段最困难日子得以生存下来,后者的仇恨最终被感激所取代。

盟军统帅部每天都会收到日本各地的信件,数量庞大到惊人的地步,大部分是写给最高统帅本人的。据不完全统计,从1946年9月到1951年5月,美国翻译局就处理了441161封信件和明信片,写信者来自日本的各行各业,小部分是英语,绝大部分是用日语写的,内容都热情汹涌,充满感激之情。日本研究者袖井林二郎教授仔细阅读过些信件,他认为这是历史上从没有过的被征服者与征服者的交流,写信人居然占到了当时日本成年人口的千分之七点五,这是一个可怕的比例。

麦克阿瑟从这些信中所获得的虚荣可想而知,大部分信的开头都是“神一般的慈祥”,“活着的救世主”这样的称呼,青森县的一位老人表示,他每天早晚都要膜拜麦克阿瑟的肖像,如同以往对天皇那样。神户的一个地方文化协会制作了一幅日式风格的基督山上垂训图,画中的麦克阿瑟如天照大神般教育着日本人,该协会声称麦克阿瑟“有佛祖般的慈悲心肠”,用论语的名言形容他是“有朋自远方来”。

一些普通男女向他倾诉自己过去信奉军国主义的罪恶,把他当成牧师般告解,麦克阿瑟还收到很多礼物,如同对君主的进贡。一位渔夫在1948年夏季写信表示,他一直在冥思苦想如何向将军表达敬意,宣称“由于你卓越的思想和才能,才使日本人达成甚至是多年血战都不能完成的成就”,因此他决定献上能知道的最美味产品—鲇鱼,一位日本工匠从1946年11月起,穷三年精力在京都的下鸭神社为麦克阿瑟制造了完全手工的织锦和服和腰带,作为“七千万纯洁国民的心灵象征”,每一针都代表着一位日本人的敬意。

各种礼物如雪片般飞来,有玩偶、陶器、漆器、竹制品、古籍、盆景、动物标本、铠甲、麦克阿瑟刀剑、绘画、书法,完全应接不暇。占领日本时,麦克阿瑟已经65岁了,所以他也收到数不清的寿礼,特别是日本常见的藤条和手杖,至于食品更是多如牛毛,蘑菇、茶叶、小豆、莲藕、山芋、腌鲑鱼、风干栗子、大豆、蜂蜜、稻米和年糕。

1951年1月,为了庆祝麦克阿瑟71岁寿辰,神奈川县的官员和士绅以县民的名义献上了麦克阿瑟的半身铜像,并在铜像前合影留念。

一位日本面包师哭着向盟军统帅部请求为麦克阿瑟烤制面包,主管官员怀疑他的手艺,但最高统帅本人的干涉让他如愿了,一群日本北海道的原住民阿伊努人捕杀了一头鹿,献上了鹿角和鹿茸,宣称这是表达“他为我们国民保卫疆土,并建立法律和秩序社会的感激”,一位日本老妇送来了一打活鸡,有人送来一只头上有黑色十字架纹饰的金丝雀,有人送上用汉字抄写的圣经。美国人为日本制定了法律,一位男子将法律抄写在扇子上送给麦克阿瑟,一位10岁的少年,天天记录着准备送给将军的南瓜的生长情况,他的父亲画了一幅南瓜的画像,母亲写了热情的感谢信,都送给了盟军统帅。

还有些人恳求麦克阿瑟帮忙,一些人因为家属尚在海外,请求及时遣返,一些人指称其他人是军国主义分子,要求美军对他们绳之以法,高中生和大学生告发了他们的老师,有些日本旧军人私藏万剑作为纪念也被举报,有人指称邻居有反美情绪,要求严惩。总之,曾经号称爱国的日本人如今却热衷于向盟军告密,出卖自己的同胞。

另一些人写信要求美国将日本变成殖民地,永远占领下去,一些人来信要求保留天皇,另一些人要求废除天皇制,一位来信者表示“日本天皇是最大的利己主义者”,是“吸血鬼”,还有人要求绞死至少十万军国主义者。在日本人心中麦克阿瑟被极度神化,朝日新闻称他是“我们的父”,一些日本女性干脆表达了“我要给你生孩子”的愿望。

当麦克阿瑟因为与杜鲁门的冲突而被解职时,成千上万的日本人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他们自发的夹道欢送,流泪不止,人群不断高呼:大元帅,大元帅。

1945年之后的几年中,日本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革,几乎是被麦克阿瑟强行带入了现代社会,日本人引以为豪的精神世界最终被美国以强大武力、丰饶物质和先进文明所压垮。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